创业引领 » 文章
【最美校友】吕监虎:心之所向,素履以往
2017年11月13日15:09   浏览:647次  

核心提示: 不惑之年的吕监虎一手捧着《狮山兰芷》,一手轻轻翻阅书页,还会停下来摸一摸纸上的花木,他细数着学校的建筑,回忆着他在华农的点点滴滴,述说着他的成长故事。

 

IMG_1868分享到

 

    一个白色鸭舌帽,一件橘黄色T恤,不惑之年的吕监虎依旧充满活力。

    他一手捧着《狮山兰芷》,一手轻轻翻阅书页,不时停下摸一摸纸上的花木,浓密的眉毛下一双大眼睛时而紧闭沉思,时而聚睛凝视,嘴角不知不觉间微微上扬。

  “行政楼,主楼,大食堂……”他细数着学校的建筑,回忆着他在华农的点点滴滴,述说着他的成长故事。


人虽处“局”内,吾心有所属


    1998年,吕监虎进入华中农业大学,学习植物保护专业。和大多数同学一样,在华农一贯优良的学风之下,吕监虎和大家一起早起做操、按时上课,也会抢着去占座位、上自习,晚上回到宿舍休息。


    “男生都贪玩,我那时候最爱的运动就是打篮球了!”每每打完球,吕监虎大汗淋漓地回到山上的宿舍,大澡堂里已经没了热水,“那时候年轻,冷水哗哗一冲就好了。”每个周末晚上,他会和同学们相约去大食堂,大家把桌椅搬到一旁,把大音响打开,简易的“舞会”就这样开始了。“当时国际交流中心还没建起来,晚上那块空地上会放露天电影,五毛一张的电影票,大家都抢着去买、去看。”正是这些活动给吕监虎的大学生活增添不少乐趣。


    大学期间的吕监虎,对自己未来并没有太多规划。他对找工作和考研都不是特别敏感。“相对于现在来说,当时各行业人才缺口都很大,找工作比较简单。”吕监虎回忆到,同学们毕业后主要有三个方向可以选择,一是去农药厂;二是真菌方向,以蘑菇厂为主,或者继续做研究、搞病理;另外一些同学计划考植物免疫部门的公务员。


    但是吕监虎天生性格活泼,不安于现状,更喜欢与人打交道。他一直认为,性格决定方向,尤其是大学生,如果从事与自己性格不匹配的工作,个人才能的施展就会受到阻碍,使整个工作状态都很“不对劲”。因此在职业选择中,他一直考虑自己的个性能否与职业要求相契合,因为这样才能发挥自己特有的能力,体验到更多的快乐。


    因此,他不满足于在学校里做一些小买卖,就利用暑假的时间去一些大公司打工,做销售。可对于一个刚刚年满二十、毫无社会经验的大学生而言,跑销售谈何容易?每天早起赶公交,顶着武汉夏天的烈日,他一家家地跑,一个个地介绍。“虽然那段日子里,一天下来腿酸痛得让我无法入眠,可只有这样的锻炼是具有挑战性的,也为我后来的工作提供了宝贵的经验。”


    2002年,由于毕业课题研究为农药方面,经老师推荐,吕监虎前往杭州农药厂。“它是大型的国有企业,在农业行业的排名也在全国前列,在那里确实可以学到很多东西。”吕监虎这样评价当时的经历,“农药厂的机制是先到车间实习半年。这对于性格外向、喜欢做销售的我,适应起来比较困难。”后来,他也在农药厂做销售方面的工作,但始终不能将他的才能完全施展出来,最终决定出来。


    接着就是在商界独自打拼的十多年,如今,吕监虎官至传媒公司副总经理,人情冷暖早已尝遍,但各种滋味他不愿意多说:“我们这代人不喜欢把感情外露。自己知道就好,何必跟别人讲呢?”做生意遇到难处,他整夜整夜地失眠,却不愿告诉自己的妻子,“苦难有,可是一个出来闯荡的人,怎么能这点压力都承担不起呢?”在他眼中,家人是共享快乐的,一味让他们分担自己的忧愁,不仅无用,反而会让忧愁翻倍。家庭对吕监虎来讲,是避风港、幸福湾,他的手机里放着女儿的照片,工作累了的时候就看看妻子的朋友圈。他也明白自己在家庭中的重要性,对于妻子和女儿来说,他是可靠的顶梁柱,他必须坚强。


身虽居“境”外,亦是局中人


    “我记得那是2012年的春天,当时浙江的校友们有一个QQ群,是监虎一声号召,大家立刻响应起来,6月份的时候就把浙江校友会成立了起来!吕监虎麾下的浙江校友会,可以说是‘如日中天’呀!”


    听到我校1996级水产专业校友刘星这番话,吕监虎不禁红了脸,连连摆手,说:“不不不,这是我们一起努力的结果。浙江校友队伍庞大,大家都有这个热情,我只是做了个‘牵头人’而已。”


    如今,吕监虎已经是分众传媒浙江分公司副总经理,刘星也是北京盈科(杭州)律师事务所的招牌律师。按刘星的说法,虽然两人都在杭州工作,但由于两人都频繁出差,平时只在微信上交流,这次也是因为有业务往来,两个人才约了见一面。刚见面,吕监虎习惯性地唤了一声:“师兄!”而刘星则是拍拍师弟的肩:“监虎,咱们有一段时间没见了。”


    “尽管我们从华农毕业,或是去浙江大学念法律,或是去香港念工商管理硕士,现在从事的工作与大学所学专业的关系不大,但我们依旧以母校为傲,更愿意跟人家说我是华农毕业的。”吕监虎说。


    毕业十多年,吕监虎还是喜欢参与和学校相关的活动,大到各地校友会的成立,小到学校老师的探望。“无论学校何时何地有何指示、号召,我一定会第一时间响应的!不是说我离开了本专业,就是无关人员了。”在他看来,现在很多行业都是互通的,所以还是有很多地方可以和大家交流。由于自身从事的是品牌和营销的工作,所以在回校交流的过程中,他一直思考农业一定要有一个更大的平台:“农业也讲品牌和名校。我们不能简单地从事农业,好的农产品需要宣传,闭门造车是行不通的。”


    现在,吕监虎也在投资农业方面的工程。“我觉得今后我和农业接触的方面会越来越多,因为我们还是有农业情怀的。”他一向认为农业是一个很好的方向,他希望把传统农业做成现代化、高科技的农业。尽管有人劝他,农业投资周期长、不确定因素多,但是他看重技术与产品,更割舍不下心中那份“华农情”。


 

IMG_1867分享到

 

桃李虽不言,下可自成蹊


    在毕业十五年的聚会上,尽管大家身处各行各业,但是一见面,大学的记忆还是一一浮现在眼前。“我记得当时你实验做得最好了!”“你是不是偷偷谈恋爱,还被找去谈话了!”离开华农的时候,他们还是一个个稚气未脱的小伙子,再聚首,大家已然变成各个行业里的掌舵人,经历与地位不同,但母校给他们留下的烙印是相同的。


    华农严谨的管理造就吕监虎的正直和踏实。在他看来,华农虽然名气上和武大、华科有差距,但是它优良的学风、有序的管理,使自己能够踏实地成长。“很多大学都是放养的状态,学生大学四年下来什么都学不到,可是华农不一样,它拥有独特的管理模式,学生肯定不会走弯路。”吕监虎对华农的学风充满感激,“要成才,先成人。华农给予我们一个很好的成人的土壤。”他认为,华农的寒门学子比较多,学习氛围很好,攀比的状况很少发生,“我现在做生意,经常碰到外校的学生,他们总是很关注工资,见面第一句话就问薪水是多少,可是华农的学生不会,大家都非常务实。”


    对于吕监虎来说,在华农,他不仅汲取了知识、培养了心性,更结交了最重要的人生“挚友”。他的妻子是华农99级植保学生,是他的学妹,现在在浙江农林大学工作。携手十几年,从校友变成家人,他们的感情坚定不移。在吕监虎看来,这份感情之所以坚贞不渝,也和华农质朴的爱情观离不开关系。他开玩笑说:“我们那一届和同学谈恋爱的人都走到了最后,所以在华农一定要谈一场恋爱。”


    合上《狮山兰芷》,吕监虎的思绪逐渐从回忆中拉回,眼神愈发的坚定:“待到双甲子校庆时,我一定会携妻子和孩子再到校园里走一走,带孩子爬爬狮子山,看看南湖水,给她讲讲我在那里的大学生活……红墙、绿树、黄花、碧水,母校景色依旧醉人;勤读力耕,立己达人,八字校训此生铭记……”站在高楼向西眺望,吕监虎的思绪又飘得很远。


(本文作者系学通社记者 姚妤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