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引领 » 文章
【最美校友】吴文:怀揣“报国兴农”的伟大农业梦
2017年11月13日14:14   浏览:202次  

核心提示: 在大北农,从梦想到实干,吴文和所有的创业者们,带领着大北农从中国走向世界,为创建世界级农业科技企业而不懈奋斗。

 

吴文

 

    从“两个人、两万元、两间平房”起步,到现在产业涵盖养殖科技与服务、种植科技与服务、农业互联网三大领域,拥有28000余名员工、1500多人的核心研发团队、140多家生产基地和240多家分子公司,在全国建有10000多个基层科技推广服务网点。


    用了20余年时间,大北农集团成为中国农牧行业上市公司中市值最高的农业高科技企业之一。


    吴文,大北农集团副总裁,在整个集团20余年的发展历程中工作不止,奋斗不息。对他来说,这是一份一生的事业;而这份事业,便是由华中农业大学为起点的。


启梦:做强中国的饲料产业


    1986年,刚刚考上华中农业大学的吴文,背起行囊,从湖北黄冈赶赴武汉。就在这里,他的人生悄然发生了改变。


    从小在农村长大的吴文当时并没有多么宏大的志向,“那时候读书就是为了离开农村”,抱着这样的想法,吴文毅然决定考大学、谋出路。然而录取通知书拿到手的那一刻,他傻眼了:华中农业大学食品科技系动物营养与饲料加工专业。那时候,在大环境不富裕的背景下,许多农村出身的青年人都梦想着跳出农村的环境,跳出农民的身份,“农林水地矿油”相关的专业几乎都不愿过多地考虑。因此吴文对这个专业一无所知,就这样被大家眼中的“冷门”专业录取了,他谈不上有多么喜悦。但那时候的他并不知道,这个阴差阳错的选择却改变了自己的未来。


    1986年的华农,是全国第二个开设动物营养与饲料加工专业的高校。在上了一段时间课后,吴文逐渐发现这个专业很有前景。他了解到,我国饲料工业起步于20世纪70年代中后期,比发达国家晚了70年左右,1978年时全国饲料产量仅有几十万吨;八九十年代饲料工业开始迈入成长阶段,但与发达国家的差距仍然很大;国内没有典型企业,国外企业垄断状况严重。他知道了这个专业的重要性,刚开始心里一丝排斥的情绪也消失不见了,反而开始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v快毕业时一位老师的一段话给了吴文很深的触动:“我们在贸易上跟日本人谈判的时候,他们很傲慢,但是因为我们落后,即使内心不服气,也还是要表面上客气地和人家谈。”20多岁的吴文从那时心中产生了“要改变这种不平等局面”的想法。二十多年过去,吴文仍旧记着这些话。“包括现在也是如此,老外到你这里来讲究民主平等的权利,而你到他那里却根本不是这么一回事,处处刁难的情况太多见了。”吴文感慨,“只有自己发展了、自己强大了,才有话语权。”也是从那时起,“做强中国饲料产业”梦想的种子在他的心里种下。


    不仅仅是吴文,当年包括中国农业大学、华中农业大学、南京农业大学等多所高校的这个专业的这一批学生走出校园之后,都或多或少为民族饲料工业做出了贡献,开始改变中国饲料行业的发展状况。


逐梦:一份小报踏上“北漂”之路


    毕业初,吴文被分配到黄冈一家饲料厂工作。1995年初,偶然收到的一份报纸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这是大北农集团做的《大北农人》报,像是一种巧妙的“小成本广告”,邮寄到全国各地粮食局饲料厂广招人才。上面一行大字——“振兴民族饲料工业,大北农邀您共成功”让吴文心头一动,这不就是他内心的梦想么?


    吴文几乎没有犹豫,只身一人踏上了“北上”的道路。


    创业初期的大北农条件非常艰苦,集团创始人邵博士更是扔掉了手中的“铁饭碗”,靠凑来的两万块钱在海淀区万泉庄的村里租了两间房,撑起了一份誓将改写中国农业现状的伟大事业。一群学农的知识分子,在邵博士的引领下,为了共同的梦想和使命,就这样走到了一起。


    冬天里,吴文和创业伙伴们每天的洗脸水,一觉起来就变成了一盆冰。后来,他们辗转搬到了海淀区西北旺饲料厂,饲料厂提供了两件办公室给他们。这对他们来说,已经是难得的工作环境。那时候吴文一个月的工资是600元,这在当时的北京不算多,但他始终觉得,激情和梦想永远是最重要的,钱是其次。他们热情高涨,昼夜不分,一股劲儿地埋头工作,到了睡觉的点儿就凑合着把桌子拼在一起直接睡在桌子上面。


    “困难”一词其实一直与吴文形影不离,但他认为这没什么可抱怨的:“做什么不难呢?困难是一定有的,看你怎么去克服。”


    吴文曾有过一段“惊心动魄”的体验,那是去江西泰和接管当地一家国有企业。他们一共四个人到达泰和当地后,着实度过了一段“可怕”的日子。企业原职工们担心企业被接管后,自己的生活无法得到保障,因此群起“对抗”。晚上睡觉之前,吴文他们用床头柜抵着门,洗脸瓷盆斜着靠在门旁,只要门一推有动静他们就立刻醒来,以防半夜被人破门而入。第二天早上起来,大伙儿一看,门口放着一把刀。“不夸张的说,真的是有性命之忧。”吴文说。


    “现实就是这样,人家一个国有企业,你凭什么去接管?这意味着你要揭开企业的伤疤,要对人家员工的饭碗负责,当时的压力非常大。”面对这样的暴力抵抗,吴文和“战友们”一边挨个做多数人的思想工作,一边采取缓和策略。


    “老人老办法,新人新办法”。新公司接收原企业大部分员工,不进行大规模裁员;不追究公司原本存在的问题,一切从头开始;采取不同程度的涨工资。员工们的既得利益没有收到伤害,反而有了更好的待遇,也就没有人再激进地跳出来。

从96年3月份到达这块土地,不到半年,在吴文和伙伴们共同的努力下,成功地将公司的业绩转亏为盈。


筑梦:持续学习,成就坚实梦想


    在泰和工作了两年多之后,1998年10月份吴文被调回到总部。接下来的日子,他几乎把公司所有的工作都经手了一遍。

他首先“瞄准”的是信息化的工作。信息化在当时是非常新的东西,因为公司背靠中关村,所有和互联网有关的企业几乎都在这里,拥有得天独厚的环境,所以受这个因素影响,大北农的农业信息化做的比较早。对数字很敏感的他甚至还亲自编程,那时候交易平台在市场上几乎没有,而吴文已经带领团队率先推出了。之后,吴文还开发了集团第一个计算机开票软件。


    开拓了公司信息化领域之后,吴文接手了去天津开发水产饲料市场的工作,改变了过去公司只做畜禽饲料的局面,开创了大北农水产饲料领域。之后,管采购、管贸易、管基建、管投资……除了没有亲自做账,其他工作吴文几乎全都做过。

吴文从不局限于自己专业所学的知识,他把开创新领域当作爱好,去读各种相关书籍、去钻研行业前沿知识,并不断上手尝试。“我喜欢开创性的工作,具有挑战性。”听上去辛苦他却享受其中。除了出于对其他领域的好奇,用一句老话来讲“技多不压身”,在吴文眼里,学的知识总有一天能够用到,因此走到哪儿学到哪儿几乎成了他的习惯。


    每当开始做,他就一定要求自己做成功。“过去就那么一点人,实际上大家都不懂,也没有人可问,没有第二条路可走,这事就必须做成。”吴文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人的潜能是非常大的,应该善于发挥自己的主观能动性。


    吴文曾去一家企业服务,厂子里面的一台设备突然出现了故障,技术人员修了两天没有修好。厂长寄希望于吴文这位“北京来的专家”,专业是饲料加工的吴文就这么被“赶鸭子上架”地来到厂房检查电机故障。一问,机器没有图纸,没图纸怎么修?吴文也很头疼,只能先凑近看看,听听机器的运转。就这么一看一听,居然被他找到了问题的所在。所有人都很惊讶,之前两天小时没修好的设备吴文只用半个小时就修好了。


    这并不是好运气使然。吴文读大学的时候就很喜欢摆弄这些东西,自己修收音机、扩音机都不在话下,工作了以后又在饲料车间工作过一段时间,自学了很多相关知识,对机器都很熟悉,这才能看似轻松地找出问题。


因此吴文建议同学们,在学校的知识面一定要广,只要感兴趣的内容都要去了解一下,不一定精通,但一定要主动去学习,将来一定会有用到的地方。他觉得,年轻人不管抱有怎样的梦想,切忌心浮气躁,踏踏实实才是关键,更重要的是要把对梦想的热爱一直坚持下去。


    就像大北农企业文化中所写:“报国兴农是大北农人奋斗和奉献的目标,把这一辈子奉献给它是最值得的、最无怨无悔的事情”一样,如今的吴文仍奋斗在大北农的一线。在这里,从梦想到实干,吴文和所有的创业者们,带领着大北农从中国走向世界,为创建世界级农业科技企业而不懈奋斗。


本文作者:学通社记者 李楠